凌晨1点,张定宇和张文宏为何在武汉匆匆见了一面?

国内 图片

  原标题:凌晨1点,张定宇和张文宏为何在武汉匆匆见了一面?

  “疫情过了,但我们不能躺在过去的荣誉上,要让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成果运用在更多传染病领域。”


  “出名了,戴帽子了。” 3月23日深夜11点45分,头戴蓝色鸭舌帽的张文宏到了会场,就被张定宇笑着调侃了一番。

  “您是这里唯一的副厅级领导了。” 张文宏说。

  “我还是习惯叫他定宇院长,疫情之前,他是这个样子;疫情以后,他还是这个样子,他让我想起老的时光。我们之间唯一的变化是,疫情前,我们经常去小酒馆喝个小酒,也没人理我们,但是上次来,他是戴了帽子,我们就只能偷偷地吃个盒饭,都没出去。”张文宏对媒体打趣地说。


  正值3月24日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中国耐多药结核病超短程方案研究启动会在武汉召开。这是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疫情后在武汉的第二次见面。

  [疫情过了,但我们不能躺在过去的荣誉上]

  张文宏23日晚上9点多从上海起飞,11点多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后就直奔会场。为何要在深夜急着召开会议?

  “在疫情之前,我们在谋划耐多药结核病的研究。这一次,本来早就准备召开,也是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上周才定下来是今天,正赶上世界结核病日。但因为我第二天有会,只好放在晚上了。”张定宇解释。

  发言伊始,“十二五”“十三五”期间承担国家传染病防治重大专项的张文宏直截了当地公布了两个中国“在国际上不是很好看”的数据:耐多药结核病的治疗率约为25%,治疗成功率约为52%。“这个数字放在世界范围内是比较落后的,我们以前可以接受‘比较落后’,但今天我们在很多领域开始平视这个世界,特别是在公共卫生领域,这是以这次疫情为代表的。”

张文宏
张文宏

  紧接着,张文宏又打趣道:“疫情后,定宇院长变成领导了,我和他的距离变远了。这个距离是如何造成的?都是由于我们去年抗疫工作取得的巨大成就和荣誉。这是公共卫生的巨大进步。疫情过了,但我们不能躺在过去的荣誉上,要让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成果运用在更多传染病领域。”


  张定宇与张文宏

  轮到张定宇发言,他说:“我是传染病防治领域的新兵。这边成诗明老师(中国防痨协会秘书长)、张文宏老师都是专家,我(此前)仅仅是一家传染病医院的管理者。”

  他介绍,早期关于结核病的治疗,实际是处于“医、防脱节”的状态,即治疗归治疗,对治疗后的随访、管理都做得不好。2017年底,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建立了一个结核病耐药病房,将所有耐药的结核病人都转入该病房集中管理,即使是在疫情期间,随访率都能达到90%以上。

  “我有个想法,能不能把应对新冠疫情好的经验应用到我们结核病的管理中去,为湖北、为中国探索出一个解决办法。相信中国2035年终止结核病的目标是完全可及的。”他说,“现在换了岗位,多了很多限制,但这件事是我的职务行为。作为一个卫生健康系统的负责同志,我对这个事担有责任,我们要对人民负责。所以我跟张老师一拍即合。能为我们的防痨事业,为耐药结核病人做点事,其实是很幸运的。”

  “人一辈子也做不了几件事。”张文宏说,“这一次我们把新冠肺炎干掉,下次我们就把结核干掉。”

  [在很多时候,70%的接种率未必够]

  会议期间,有记者问起疫苗,张文宏说:“去年下半年,就有很多人问疫苗什么时候出来,我说出来了你又不想打。其实这个不是疫苗的问题,是人性的问题,很多东西你得不到的时候,你就一直盼望,如果你可以得到,特别是免费的时候,你又觉得为什么要给我。”全场都笑了。

  “按照数学模型,我们要完成70%的疫苗接种率,我们才可以构成有效的免疫屏障。但在很多时候,70%未必是够的,因为疫苗的保护率不是100%,所以总体会打折扣。”

张定宇
张定宇

  “从国家层面讲,是要阻断传播;从个人层面讲,我们是希望不要出事,接种疫苗再次感染的情况有没有可能?有可能。但它会帮助降低病情的严重程度,本来严重的肺炎可能就只是一场大的感冒。”

  张定宇接过话说:“我肯定要去打的。因为我不属于医院了,不是接种疫苗的重点人群。现在如果是应种尽种,我肯定要冲在前面。我举双手赞成。”

  24日凌晨一点半,张定宇和张文宏才相继走出会场。


  “我2018年看见定宇走路,到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好像还越走越快了。我请全国人民放心,他保持得很好。”张文宏说,“感觉武汉人民已经缓过来了。我明天要悄悄去吃一碗热干面过早!”

责任编辑:祝加贝

来源:新浪网